嘉兴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级复兴系统 第二十五章 封石殿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9:32 编辑:笔名

神级复兴系统 第二十五章 封石殿

第二十五章封石殿

家乡,故土这两个词对于王耀来说是没有认知的。

虽然他从小生活在杭城,但是可能因为只局限于他跟养父当年那个小胡同中,他对杭城并没有一种特殊的眷恋。

但是他是知道,有家乡或者故土这种感情的。

上学时读过一篇叫做《乡愁》的文章,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是能从文字中体会到那种眷恋和不舍,以及珍藏在内心或者精神世界中的一丝念想。

王耀不懂,苏勇更不懂,她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和外面的人,仅有的几次,都是那些身份高贵的上人或者法师,所以她并不能理解,祖陵和外面有什么差距。

以至于苏海在告诉了苏勇,她可以跟王耀一起出去的时候,苏勇兴奋了好久。

苏勇是王耀见过,最简单的人了,她的情绪,她的思维都很简单,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而且苏勇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她似乎不懂生气,也不懂愤怒。

这可能是跟她只见过有限的人有关系,情绪着东西人天生的时候只有两种,一种叫舒服,一种叫难受。

婴儿在母亲怀抱中就会感到舒服,离开母亲怀抱就会难受,所以有了笑容和哭泣。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世界以及社会的认知,人的情绪开始慢慢衍生出无数种了。

用一个成语来形容苏勇的话,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因为她真的对外界一无所知,苏海也不会跟苏勇描绘外面的世界,因为苏海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恐怖。

如果不是王耀,苏勇可能会一辈子,跟历代粉贤若普们一样,翻译,守护,等待传承,在祖陵的见证下一天天变老,送走一代一代的藏狮们。

但是在临近离开的这几天里,王耀现,苏勇似乎多了很多情绪,不安,紧张,出神,经常抱着出生的几只小藏狮坐在湖边,一坐就是一晚上。

所以,对于故乡的眷恋,应该是人感情中天生的一种情感。

苏勇的所有情绪都会反映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

苏海这两天也很忙,忙着给苏勇准备好衣物行礼,恨不得把整座祖陵都给苏勇带上,行礼打包的越来越多,让苏勇越是不安。

“爷爷,我能不能不走?”终于当行李堆到半人高的时候,苏勇蹲在地上弱弱的问道。

苏海手上的动作一怔,皱起眉“怎么了?”

“我走了,就没人陪爷爷了。”苏勇抿了抿嘴角。

苏海露出慈祥的笑容“不会的,等你走了,我们的信徒就会回来陪爷爷,再说,如果有机会,爷爷会去看你的。”

苏勇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祖陵会来外人?”

“不是外人,是我们的信徒。”苏海摸着苏勇的柔声说道“再说,你不是想跟着那小子走吗?”

苏勇眨了眨眼“可是,我有些舍不得爷爷。”

“跟我呆了这么多年了,还没够?”苏海大笑。

苏勇抿着嘴角抱住苏海,声音有些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难过,想到会见不到索娜它们。”

苏海佯怒的拍了拍苏勇的头“你是舍不得索娜它们?”

“当然也舍不得爷爷。”苏勇甜甜的撒娇道。

“到了外面,记得一定少说话,跟在王耀身边,除了他,你不可以相信任何人。”苏海叮嘱道。

“嗯。”苏勇点点头。

“爷爷给你写了一些外面的规矩,你要仔细的记住,有不懂的就问王耀,听到了吗?”苏海慈爱的捏了捏苏勇的脸颊。

“我会听话的。”苏勇眼角有些湿润,抿了抿嘴角“我会为爷爷祈福的。”

“爷爷也会在祖陵为你祝福的。”苏海满眼宠溺,拍了拍苏勇的头“再想想,有没有要带走了。”

“想把爷爷带走。”苏勇抿着嘴角娇哼道。

“傻丫头。”苏海轻笑一声,忽然想到什么,语气严肃的说道“对了,除了手之外,不能让那小子碰你别的地方,知道不。”

苏勇楞了一下,想起上次王耀抱她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闷闷的点点头“知道了。”

看着孙女古怪的神色,苏海皱起眉。

这时房间的卫星响了起来。

“去看看王耀在磨蹭什么。”苏海拍了拍苏勇的头,接通。

出了房间,苏勇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往王耀的石室走去,见他正在还在整理着竹简,走过去娇声问道“爷爷问你在磨蹭什么。”

王耀合上竹简,最近他都在疯狂的读书,想要多消化一些古象雄的经史,松了口气把竹简放回原来的位置,王耀转头笑道“我都收拾好了,贤若普大人找我。”

“他就让我看看你在干什么。”苏勇闷闷的说道。

察觉到苏勇似乎有些不开心,王耀微微皱眉走过去柔声问道“怎么了?”

王耀的嗓音很圆润,加上唱戏可以拿捏的声律,让他的声音轻柔温暖,一下子就把苏勇内心最深处的难过勾了出来,眼睛红红的,泪光在眼窝闪烁“我想把爷爷带走。”

王耀身子一颤,脑海中闪过自己在养父葬礼后,好心的房东问他还有没有什么落下了,当时王耀的回答也是这句。

“我把爸爸落下了。”

离别,是一件仅次于生死的大事。

王耀伸手把苏勇揽入怀中,轻轻安抚着少女的抽泣。

“小王八蛋

!”没一会儿一声怒喝从门口传来,王耀和苏勇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迅弹开。

苏勇捂着烫的脸颊蹲在了地上。

王耀满脸尴尬试图解释“您别误会!”

“你这个小王八蛋!”苏海满脸怒火,恨不得用手里的卫星砸在王耀脸上“不是告诉你别跟苏苏离的太近嘛。”

“额,苏苏离开您有些不舍,我在安慰。”王耀干笑道。

“安慰用上手的吗!”苏海瞪大眼睛冷哼道。

“那也不能光用嘴啊。”王耀小声嘀咕道,见苏海又要怒赶紧赔笑“您找我?”

“等下有人来,你们跟着他们一起走吧。”苏海冷哼道。

“这么快?”苏勇抹着眼泪惊讶的问道。

“早晚都是要走的。”苏海笑了笑,看了看苏勇,又瞥了眼王耀“小子,你给我把苏苏照顾好了,要是她受委屈了,我就卸了你。”

王耀恭恭敬敬的对着苏海行了一礼“贤若普大人放心。”

“这个你收好。”苏海把一个圆形的石刻递给王耀。

王耀接过,手一沉,这时刻竟然重的出奇。

“我要封了石殿,这是钥匙,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擅自交给任何人。”苏海叮嘱道。

“封石殿?”王耀一惊。

“石殿不属于外面,只是我们象雄的。”苏海沉声道。

王耀会以,点点头握紧时刻。

“行了,你出去等着,顺便把行礼给守护者们背上。”苏海冷着脸对王耀说道。

王耀笑了笑,到外面把苏海打包好的东西都背到藏狮们身上。

两个多小时以后,把藏狮们都赶到山谷边,王耀背着自己的行囊拉着苏勇,看着苏海坐在石殿通往佛堂的巨大通道中,祷告了一会儿,然后手在地上摸了摸,地砖升起一块。

升起的地砖两面,各有一个凹槽,一面方形,一面圆形。

苏海从怀里掏出一个方形的石雕,放入了砖石机关中,然后按下砖石,砖石回归地下的瞬间,整个通道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王耀神情一紧,护住苏勇,震惊的看着头顶散落下来的石屑,山体滑动的声音有些可怕,但是却不及那座从天而降缓缓落下的巨大石门让人震惊。

很难想象,竟然有一座石门跟古代的城门一边大小,而且藏在山中不知道多少年了。

亲眼看着缓缓落下的石门将通道堵死,王耀还缓不过神。

苏海站起来,拍了拍衣袍上的尘埃,对着石门拜了拜,王耀回过神跟着一起拜了拜。

因为石门上刻着一个古老神秘的雕像,古象雄六氏的‘**眼’。

一直到出了山谷,王耀还有些恍惚。

那道石门封死了后面的石殿,让王耀感受到一个远古文明真正与世隔绝的悲凉。

从山谷外凝视入口那个敞开的‘**眼’王耀仿佛听到了一个文明的叹息声。

不过很快被犬吠声打破。

趴在草地上的藏狮们全部起身对着山谷外狂吠了起来,苏海和苏勇呵斥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不过都焦躁的来回踱步,进入了防备状态。

峡谷口慢慢出现了一些身穿绿色军装的人,背后背着枪,手上牵着狼犬,那些狼犬在临近山谷口的地方就趴在地上,死活不肯往前再走了,军人们怎么拉也不动。

最后只有一个外面披着风衣头戴军帽,胸口配勋的中年军官带着两名军人走了进来。

苏海和王耀迎了上去。

“苏海先生。”军官满脸笑容,笑起来眼角的皱纹看着十分和蔼,声音洪亮伸手跟苏海握了握手。

“徐长官。”苏海笑了笑“久违了。”

“一晃三十多年了,先生还是这么健硕。”徐姓军官笑呵呵的说道,目光却瞥向身后的王耀。(未完待续。)

中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衡水好的男科医院
上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舟山好的男科医院
衡水哪家医院治疗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