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万法梵医 第六百四十四章 血骑VS巨木!

发布时间:2019-10-17 14:37:27 编辑:笔名

万法梵医 第六百四十四章 血骑VS巨木!

“请大家稍安勿躁,是战斗烈度太强,波及到了摄像机,我们会尽快处理!”

闻涵竹急忙解释。

“快,把附近的摄像机都调派过去!”

台长一下子站了起来,朝着摄像师们大吼:“五分钟内完不成,你们都给我解职滚蛋!”

就在此时,战斗进入白热化,卫梵拼命了!

面对着青树藏木没有任何死角的纠缠树,卫梵岿然不动,全身心沉入忏悔中,灵气再爆,进入深度灵魂共鸣。

啪!啪!啪!

卫梵的皮肤破裂,鲜血流出,它们没有滴向地面,而是违反重力的全部涌向了斩医刀。

原本涌动的黑色气雾,顷刻间被染得血红一片。

轰!轰!轰!

卫梵身上,灵气喷射,宛若正在迸发的火山一般,它们犹如实质,而且极具攻击性。

那些射来的粗大根须接触到这些血雾,立刻枯萎,染黑,仿佛感染了某种病毒一般。

“哦?要出压箱底的绝招了吗?”

青树藏木眼睛一眯,卫梵打掉摄像机,说明接下来的刀术或者战术,是不想被人看到的。

事实上,他早就想这么干了,没人愿意把自己的底牌直播出去,只是第十英杰的荣耀,让他拉不下脸。

这么做,未免太小家子气。

“我看你能打出什么绝技?”

青树藏木盯着卫梵,原本准备伺机而动,可是对方骤然爆发出的灵压强度,宛若山洪海啸一般,已经对他造成了重压,这让他脸色一变,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妙,然后下一瞬,卫梵身上的变化,证明了他的猜测。

轰隆!

忏悔一阵,像是活过来一般,刀刃蠕动着,一些乳-白色的流质迅速流出,侵染在了卫梵身上。

几个呼吸内,这些流质便固化,覆盖在了卫梵的头部、胸部、四肢,它们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那外观,就像是生物的骨骼一般。

解放还没结束,白色骨铠加固完成,斩医刀上,就开始喷涌红色的液体,冒着咕嘟咕嘟的血色气雾,生成了一种红色的细胞组织,聚集为肌肉、内脏、皮层等等外形的器官,连卫梵的脸部口鼻都没有遗漏。

“遭了,卫梵竟然掌握了真正的解放姿态!”

原本智珠在握的青树藏木看到这一幕,再没有之前的从容和自信,他也顾不上趁着卫梵解放抢攻击杀,因为一旦对方完成解放,到时候自己必死无疑。

在灭疫界有一句不知道用多少医龙的尸体才换回来的至理名言,那就是对抗解放,唯有解放!

没有一丝迟疑,青树藏木单手摸过大丸一正,将手掌割破,用鲜血为引,开启解放。

轰!

大量的白色蒸汽喷射,之后绿色的植物纤维从大丸一正上潮水般涌出,吞没了青树藏木。

气流涌动,吹起了漫天的落叶。

卫梵的解放进入尾声,在红色肉质性的生物铠甲完成后,一层黑色的纤维物质从刀刃上流出,覆盖在了身上,看上去甲虫类的几丁质外壳。质感分明。

幸亏无人摄像机被打爆了,不然被观众们看到卫梵现在的模样,一定引起轩然大波。

此时的卫梵,因为三层生物物质覆盖,身高已经暴增到三米,体型更是魁梧,额头还带有一根独角,看上去就像一头怪物,除了可以直立行走外,几乎分辨不出任何人类的特征。

咔嚓!咔嚓!

卫梵转动脖颈,苹果大的眼珠子缓慢的转动,搜索敌人,他的手指动了一下,已经变成超大双手重剑的忏悔上,有冰凉的触感出来,正快速冷却着卫梵的神经。

另一边,青树藏木也完成了解放,他整个人同样拔高到三米,通体皮肤碧绿,像是树皮一样,头发完全变成了树须状,还长着一些树叶,至于武器,则从武士刀幻化成一柄矛枪。

“还好,看来这家伙是第一做到真正解放!”

看到卫梵迷茫的眼神,青树藏木放心之余,也发起了进攻,这种天才,绝对不能留!

砰!砰!

变成了树人的青树藏木迈开大步,冲向了卫梵,他蹬踏地面的力度是如此之强,似乎地震一般,让周遭的树木不停地晃动,树叶落下。

冲势起来后,青树藏木握着矛枪的右臂向后拉伸,仿佛一张怒开的长弓,之后全力掷出。

咻!

矛枪突破音障,刺向卫梵,因为速度太快,枪头和空气摩擦,甚至爆出了火星。

卫梵脑海中,思绪一片混乱,他还没有回过神,但是解放后,感官意识已经极限放大,几乎是本能的双手交叉,格挡胸前。

轰!

矛枪射来,撞在手臂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之后叮的一声,打着旋儿崩飞了出去。

蹬!蹬!

卫梵三步连退。

“好硬的防御!”

看到卫梵的臂骨丝毫不见损伤,青树藏木脸色一变,不过他并不惧怕,直接一个大步纵跃,跳向了空中,顺势接住矛枪后,空翻蓄力而下,矛枪怒砸卫梵。

卫梵侧身。

砰!

矛枪轰向地面,泥土混杂着落叶,就像是喷泉一样,冲天而起,随后哗啦哗啦的落了下来。

一个大坑形成。

卫梵挥刀。

叮!

两柄已经改变最初形态的武器碰撞,顿时震荡出一圈气浪,然后就是一轮快到残影连成一片的对攻。

疼痛传来,卫梵的理智逐渐恢复清明。

“我这是怎么了?”

卫梵检视自身,发现自己完全被包裹在了一种不知名的细胞组织中,而外面的血骑巨人,就像是操控的机甲,不,比机甲还要犹如臂使。

重剑斩偏,卫梵立刻左拳打出。

百式-荒龙咬!

吼!

身上的灵气奔腾而出,形成了一头巨龙,怒吼着,利齿大张,咬向了青树藏木。

“太棒了!”

卫梵大赞,满心都是兴奋,解放后,他就是这具血骑巨人的核心,打出的任何体术和刀术,都能完美的呈现全部威能。

“雕虫小技!”

青树藏木一声冷哼,矛枪一挑。

噗呲!

枪头精准地刺穿了荒龙的脑袋,接着被他一甩,砸向了卫梵。

卫梵挥剑迎上。

轰!轰!轰!

灵气大爆,不停地冲击着四周,地面上的泥土都被刮掉了一层又一层。

两个人的激战,终于进入了最高潮。

虽然战斗激烈,但是卫梵福至心灵,以前的一切迷惑,此时豁然开朗了。

斩医刀是什么?为什么可以解放?自己目前的形态,又是怎么回事?此时统统都有了一个答案。

恶魔死翼!

唰!唰!唰!

卫梵背后展开了一对羽翼,它们都是由一片片梭型的几丁质组成,在卫梵意识的引导下,离体而出,射向了青树藏木。

侵蚀白夜!

嗡!

白色的光芒闪烁,遮蔽一切。

哪怕青树藏木已经提前闭眼,可还像是被闪光弹给炸个正着,眼前一片惨白,于是他立刻转攻为守。

叮!叮!叮!

还是有羽翼命中,不过全被青树藏木身上树皮挡下,无法破防,不过这只是骚扰,真正的攻击还是借着白光神出鬼没的卫梵。

恶魔千歌!

吞噬血雾!

黑暗侵蚀!

卫梵的各种大招不要钱似的倾泻向了青树藏木,爆炸声此起彼伏,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卧槽,打的好激烈呀!”

附近的选手们犹豫着,是不是过去看一下?没办法,这战斗烈度太强,属于可以秒杀他们的存在,万一运气不好,就是自寻死路了。

“到底是谁?”

选手们纷纷猜测,尤其是参加过空投补给争夺的,猜到了其中一个该是卫梵,至于另一个,难道是一位英杰?

青树藏木一脸愤怒,他的树皮有了一些破损,但是无碍,可是作为年长的英杰,这种被动挨打让他觉得大丢面子。

“你给我去死!”

青树藏木正要施展绝技,结果白光突然敛去,就像白昼消失,瞬间进入了极夜一般。

方圆三十多米的距离内,黑压压的伸手不见五指。

连续被闪,要不是有树人的眼睛防护,青树藏木的视力就废了,不过这依然让他不舒服。

侵蚀之刃!

唰!

卫梵斩杀!

轰!

青树藏木的一条手臂被砍下,不过几个呼吸内,就有一些肉疙瘩蠕动着,重新模拟出一条手臂。

这是绝技自然生长,只要在树人状态,不管青树藏木被打成什么样子,只要不死,就可以断肢重生。

“打爽了吗?现在轮到我了!”

青树藏木轰出绝技。

自然之握!

咻!咻!咻!

树人身上,突然射出了几十条藤蔓,像蛛一般四散纠缠,封死了卫梵的一切去路,要将他瓮中捉鳖。

血骑冲撞!

轰!

卫梵冲锋,宛若一柄利刃,破开了眼前的藤蔓。

青树藏木的手高举,狠狠地拍下!

自然掌握!

轰!

大手拍中了卫梵,上面突然射出了藤蔓,缠绕在了卫梵的身上。

卫梵扭动,身上有红色的雾气爆出。

吞噬血雾!

轰!轰!轰!

血雾触碰到藤蔓,立刻侵入,破坏细胞组织,于是它们从碧绿长满密密麻麻的黑斑,然后染黑枯萎

卫梵脱困,近身,重剑砍在了青树藏木的身上。

轰!

两柄武器撞在了一起,开始角力。

“哼!”

青树藏木突然诡异的一笑。

“遭了!”

卫梵瞬退,果然,下一瞬,树人的身上,就有十几条枝干突刺,像利箭攒射,要是卫梵再慢一点,绝对被戳成破状。

双方对攻无果,只能暂歇,积蓄力量,准备下一波的攻势。

“不愧是英杰,毫无破绽!”

卫梵眼神锐利,平稳呼吸。

“作为大一新生,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你足以自傲了!”

青树藏木语气淡定,但是内心中,已经溢满了嫉妒,要知道,自己可比卫梵大三岁多呀,对于天才来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成长到一个恐怖的地步了。

“少说废话,受死!”

因为珈百璃血源和森千萝的关系,卫梵的体能和灵气爆表,所以停了不到十秒,他就再次进攻。

“尼玛,这家伙是怪物吗?”

青树藏木震惊地看着卫梵,因为他应付起来,有些吃力了,这家伙的状态,完全没有衰减,就像刚才那轮狂猛的攻势不是他打出来似的。

“一口气打爆他!”

卫梵深知自身的优势,可是就在二十多秒后,身体中,突然传来一股僵硬感,这让他脚步不免一顿。

高手对决,一个眨眼,就可能决定胜负,青树藏木怎么可能放过这种机会,更何况他早就再等了。

“再见!”

青树藏木发出了胜利宣言,矛枪电光火石一般,刺向了卫梵的脑袋。

唰!

千钧一发之际,卫梵身上的黑色甲胄爆开。

砰!

仿佛破片手榴弹爆炸,各种坚硬的甲胄碎片飞溅而出,像暴雨一般洗礼了四周。

噼啪!噼啪!

咔嚓!咔嚓!

碎片飞射的力量极大,打的附近的树木断裂,倒折。

“这……”

青树藏木被逼退,看着只剩下红色肌肉组织的卫梵站在对面,就像是剥了皮的羔羊,可是却没敢把他任人宰割的杂鱼。

不愧是名刀榜上排名第十二位的忏悔,能力太诡异了。

“不过你的挣扎没用!”

青树藏木微微一笑,打了一个响指。

灵种寄生!

卫梵身上,之前被青树藏木砍中的部位,冒出了一指高的碧绿色嫩芽,它们寄生,除了疯狂地吞噬卫梵的灵气和鲜血,还在分泌出一种麻痹毒素,让猎物瘫痪。

卫梵低头,扫了一眼。

“如果你跪地磕头,我可以饶你一命!”

青树藏木调侃,他之前的那些攻击,那些话语,不过都是铺垫,为了不让卫梵注意到这些通过利刃接触,埋在伤口中的种子,只要他们发芽,自己就赢定了。

“哈,拖延时间?”

卫梵说着,突然挥刀,砍在了伤口上。

滋!

大片的皮肉削了下来,鲜血哗哗的流出。

青树藏木的笑容一僵,实在没想到卫梵对自己都这么狠,不过不得不说,这的确是破解种子寄生的最佳手段。

“呵呵,只可惜没用呀!”

青树藏木玩起了心理战,他始终把第一英杰仙鸟李斯克当做敌人,没想到却在卫梵身上这么耗费时间,这让他很不爽。

“王牌打完了?那么该轮到我了!”

卫梵深吸了一口气,青树藏木的诡异能力层出不穷,所以他准备冒险施展还没有用过的绝技,一决胜负,不然再拖下去,才是第一次真正解放的自己,肯定处于劣势!

天津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巴彦淖尔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济源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天津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巴彦淖尔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