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荼靡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8:09 编辑:笔名

简约从机场打电话给辛若臣的时候他正跟银行的人在一起,接听的语气自然就是简短的,公事公办的。

简约的声音却是慌乱的,只是一再地说不想上这趟飞机,到最后竟然有了些似哭非哭的拖腔。

辛若臣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好安抚地说:“怎么了?实在不想上那就改签下一班好了,我这儿正跟银行的人在一起呢。”

简约那边的声音立刻就恢复了常态,说:“哦。没事了,你忙去吧。等我到了再跟你联系。”

辛若臣甚至能想象出她从靠着的某处柱子或者围栏上面立直了身子的样子。

谈完事情又陪吃了饭再回到办公室,辛若臣才又想起来这个电话,忽然也觉得有点不踏实起来。

简约很少有这样失措的时候,这感觉让辛若臣也跟着觉得事情有些蹊跷。看看时间,简约的航班也该到达了,却没有电话过来。辛若臣有些紧张起来,立刻让秘书去查询航空公司的信息,一面思绪飞快地闪回到两年以前和简约的初遇。

那次是去外地参加一个会议。会议结束后主办单位组织了一次旅游,在初秋的季节去一个高山上的森林公园滑雪。辛若臣本就是北方人,什么大风大雪没见过,本不想去,可是有几个南方某城的关系户听说山上可以滑雪而且是在刚刚初秋的季节,就很兴奋地决定了要去,辛若臣也就只得跟着。

就在山上的酒店大堂里,他遇到了简约。

遇到简约后他就把同去的关系户忘到了九霄云外。

他十二万分地感谢这个酒店的大堂里恰好有一个舒适的咖啡吧,咖啡吧恰好有着明亮的落地大玻璃,玻璃窗外恰好有着仙境般的风景,那样的好风景恰好吸引了简约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微笑地凝望着窗外,象等着他到来似的。

那一次在山上,辛若臣一再又一再地推迟了下山的日期。

他带着简约跑遍了山上的每一处景点,情绪始终处于极端的亢奋之中。

他自己都不明白,对简约突然爆发出的澎湃热情是从哪里来的,他原本根本不相信自己体内保存有这样激烈的情感。

而貌不惊人的简约倒是从辛若臣走到她的桌前伸出手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开始就表现得相当的平静。她始终用辛若臣熟悉的北方的语言和他说话,始终用恬淡的微笑回答他脸上象初恋的小男生一样的兴奋和慌乱,直到最后辛若臣终于把她压在床上,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火山一般的女子。

那一夜数度云雨,辛若臣在自己妻子面前几乎已快丧失殆尽的男人自尊彻底找回,勇猛得连他自己都几乎不能相信。灯光下简约的鼻尖渗着细小的汗粒,几缕乱发贴在粉红发烫的脸庞上,水一样的眼睛只要望上辛若臣一眼就能轻易地让他雄风重振。

最后一次,辛若臣趴在简约柔软的胸前突然莫名地大哭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回到自己的城市后,辛若臣开始频繁地跟简约电话联络。简约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辛若臣却觉得她那平静的嗓音也成了他不可或缺的心理依赖。

当他得知简约已经离婚并且一个人生活在那个南方的小城,靠给杂志写稿维持生活的时候,坚决地要求她到他的城市来。

简约犹豫。辛若臣就立刻飞去了简约身边,当面恳求,并且说给简约在自己公司里安排一个职位,保证她衣食无忧。

简约笑着,说已经受不了朝九晚五的约束了。她要辛若臣自己先回去,留下她考虑清楚。

辛若臣回了北方就立刻动手安排了一处房子,朝南的,阳光充足,怕简约不习惯北方的寒冷。

而果然简约就如他所料的提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北方。

不过简约没有住他安排好的房子,自己另找了一个住处安顿下来了。辛若臣看她那边的条件不如这边好,数次要她搬,简约总是笑着摇头。以后简约也总是以同样的微笑拒绝了辛若臣的所有物质的馈赠,除了他第一次上她这里来时带来的一台手提电脑。

辛若臣以为生活就会是这样的了。

名存实亡的那个家他只需要偶尔回去点个卯,交出足够的家用,再看看孩子。反正老婆已是多年不过问他的了,他就是消失一个月也只会有孩子打电话给他。

累了倦了他就到简约这里。

有时候他会有错乱的感觉,觉得这里才是家。简约会给他做家常的饭菜,安静地听他说所有的快乐和烦恼,然后安静地看着他离开。

辛若臣不在的时候简约就是写字,抽很多的烟,喝很多的咖啡。辛若臣要求过她不必写得那么辛苦,说自己有能力让她过很得舒服,比她自己挣钱舒服很多倍。简约仍只是笑笑,继续写她的,偶尔应编辑或者出版社的邀请出去一趟。

辛若臣很奇怪两年来他从没有想到过离婚,或许是因为懒得折腾,也或许是因为简约从来没有提起。

不过当他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发现了自己头上的几丝白发的时候,他第一次想到了这个问题。

他想,也许等简约这次回来,可以问问她的意见。

秘书进来,怯怯地半天不敢说话。

他有点气恼被打断了思绪,催问道:“什么事情快说。”

秘书吞吞吐吐地说:“老板,是不是有我们公司重要的客户在那班飞机上?”

辛若臣的头嗡的一声,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那班飞机怎么了?”

秘书很小声地,尽量想说得婉转一些:“航空公司说,那班飞机没有到达目的地。”

辛若臣心里还有着一丝侥幸:“那转飞了哪里?”

秘书只得照实说了:“它……坠毁了。”

辛若臣跌坐在椅子上,满眼金星,象是世上所有的繁花,一瞬间都开到极致,风吹过,落英纷飞。

共 208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了小说。才知道起名荼靡的意思。开到最后是荼靡,此花一开花事了。小说从一开始的美妙爱情,给人一种错觉。似乎情事可以良好的发展下去。但是笔锋一转,提到男子的妻子。小说的性质便发生了质变。变成了社会家庭与爱情之间的冲突。等到看到结尾。便又回归到原来。不足之处是,女主人公的性格自始至终没有描写出来。或者不够到位。结局也突兀了一些。浅见。【编辑:傅七段】

1 楼 文友: 2009-06-08 18:05:58 真是结局并没想象完美,以伤心收场。花开荼靡。欣赏。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

2 楼 文友: 2009-06-09 09:54:29 小说的构思较为巧妙。是一篇关于爱情方面的小说,至于像这种方式值不值得认可,小说结尾似乎作了解答。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潍坊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长治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临沧治疗盆腔炎费用
潍坊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长治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